当前位置:建党百年话标准 >标准故事

应用唯物辩证法 做好金融标准化

发布时间:2021-06-11 10:57      信息来源: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和命脉,健全具有高度适应性、竞争力、普惠性的现代金融体系,对于促进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具有重要意义。

党中央历来重视金融工作。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同志就高度重视金融问题,把货币政策作为“对敌战争的重要武器”,把“发展工业、商业和金融业”作为“我党的重要任务”。邓小平同志指出:“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

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金融工作。习近平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经济兴,金融兴;经济强,金融强。”阐述经济与金融的关系,习总书记言简意赅。他进一步以生命体为喻:经济是肌体,金融是血脉,两者共生共荣。习总书记在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是金融的宗旨。正是党中央牢牢把握金融事业发展和前进的方向,指引我国金融事业实现了一次又一次跨越发展。

当前世界经济形势复杂多变,我国金融业发展既面临着巨大机遇,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满足新时代金融发展需要,要求加快推进金融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标准作为金融治理的重要手段,是联通国际经贸活动、引领新兴产业发展的战略性资源。2019年,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要建设更高水平开放型经济新体制,推动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这为我国构建高质量开放型金融标准化格局指明了方向。

全国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以下简称金标委)坚决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经济金融工作的决策部署,以唯物辩证法的三大规律等重要理论为指导,深入研究金融发展现状,分析现有规范不足,组织我国专家牵头制定了金融国际标准ISO 21586:2020《金融服务参考数据 银行产品服务描述规范》,实现了我国金融国际标准零的突破。


银行产品的描述体现了量变到质变的规律

    银行产品在不到40年时间里,经历了典型的量变到质变过程。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对个人来说,银行能办理的主要业务还是存款;在房改之前,个人不需要买房,一般也买不起车,故一般也不需要贷款;而汇款只能到邮局办理。随着我国引入信用卡业务,准贷记卡产品具有了存、贷、汇一体化功能。后来,银行电子化、信息化和金融科技逐步兴起,银行产品功能越来越复杂,以至于银行从业人员都难以掌握一个银行产品的所有特性,甚至于就某一功能比较复杂的银行产品询问同一家银行的不同工作人员,都可能会得到不同答案。这样的情况既损害了消费者合法权益,也不利于金融监管,影响了银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针对银行产品说明描述不统一的问题,金标委及时组织农业银行等单位制定相关标准,提升银行产品服务信息披露的一致性和规范性,引导银行使用消费者易懂的语言披露产品服务信息,助力构建更加开放、公平、公正和非歧视的金融投资与消费环境。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正式发布了金融行业标准JR/T 0102—2013《银行业产品说明书描述规范》。JR/T 0102—2013借鉴了药品说明书改革的成功经验,提出银行产品需要描述的23个属性,并分为“应有”“宜有”和“可有”三个种类,其中“应有”为必须说明的产品属性,没有相应属性时必须写“无”或“尚不明确”等字样;“宜有”属性在没有或不适用时可以省略标题;“可有”则用于对银行产品描述的扩充。同时,标准还对采用信息化方式表述银行产品说明给出了要求。随着标准出台,原国家质检总局同年将银行产品说明纳入了质检公益项目。

该行业标准发布后,金标委持续推动标准完善,通过分析吸纳与消费者信息披露相关的国际标准,不断充实金融行业标准的内容,将银行产品属性拓展到37个。在此基础上,原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于2015年底发布了金融国家标准GB/T 32319—2015《银行业产品说明书描述规范》,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均进行了相关报道。

GB/T 32319—2015的编制过程中,研究团队发现相关领域标准在国际上尚属空白,而欧盟对金融产品的要求也是刚刚提出且分散在各类文件之中。在此背景下,金标委组织相关专家研讨认为,可以探索将我国金融国家标准GB/T 32319—2015《银行业产品说明书描述规范》上升为ISO国际标准。在金标委组织下,我国专家以GB/T 32319—2015为蓝本编制国际标准提案,由国家标准委提出申请,在ISO成功立项,名称为《金融服务的参考数据 银行产品服务描述规范》。该标准经过多国专家广泛研究讨论并多轮磋商,在2020年9月正式发布,标准编号为ISO 21586:2020,这是由中国专家召集制定的首项金融国际标准,标志着我国金融领域标准化工作取得了重大的国际化突破。

银行产品的要素体现了对立统一规律

GB/T 32319-2015编制过程中,面临两方面问题:一是银行产品的各个属性在不同场合的重要性差异很大;二是银行产品的很多要素从不同视角差异较大,甚至可以认为是截然相反的。因此,GB/T 32319-2015定位为从客户视角看银行产品。

ISO 21586:2020的编制过程中,由于ISO 9000:2015改版后将服务从产品概念中分离出来,再继续按照银行产品描述规范进行编制就存在描述不完整的问题。按照ISO 9000:2015给出的概念,产品与服务是对立统一体,银行向客户提供的产出在同一时刻或者表现为产品,或者表现为服务,或者表现为两者交织在一起的混合体。因此,金标委在ISO/TC 68/SC 8年会上提出了银行产品或服务(Banking Products or Services,BPoS)的概念,得到与会人员一致认可。

随着对ISO 21586在国际上讨论的深入,有三个问题的解决也是矛盾律的实践。一是BPoS与FinTech(金融科技)的关系。经过讨论认为,FinTech首先是通过技术手段拓展了服务地域、服务渠道和服务时间,解决了用户体验的主要矛盾,如果具备BPoS的相关特征,其就是BPoS。因此,标准在引言中说明当前BPoS已经有未受监管的机构发行的情况。二是BPoS的便利性与风险是一对典型的矛盾,在不同情况下,甚至针对不同客户,其矛盾的主要方面均有所不同,这些应充分地予以披露,一方面便于监管部门有效监管,另一方面则为客户提供充分的选择,以构成一个产品服务丰富的市场。三是BPoS中涉及到收益、风险、费用等等,从BPoS发行者和BPoS客户来看,矛盾的主要方面差异极大,正所谓是“此之蜜糖,彼之砒霜”,只有充分的披露才能提供开放、公正、公平和非歧视的市场环境。

国际标准的制定过程遵从了否定之否定的规律

ISO 21586:2020的研制过程并非一帆风顺,每个阶段的标准文稿,从语言文字到技术性内容,都有不同国家提出意见,标准的质量呈现螺旋式提高。对于语言文字方面的意见,我国专家反复对文稿进行修改完善,逐渐由原来对GB/T 32319生硬的翻译,转变为外国专家可以接受的流畅表达;对于标准要与欧盟相关法律法规协调的意见,我国专家一方面学习ISO/IEC Directives Part II,了解标准与法律法规的关系,一方面对欧洲国家提出的相关法律法规中涉及到金融产品描述的内容进行逐字逐句的分析,增强标准与欧盟有关法律要求的协调性。

唯物辩证法是强大的思想武器和有效的方法论,在金融和科技快速融合发展的今天,以三大规律作为演进思考的基础,结合但不拘泥本体论的形式化分析,可以更加有效地洞悉金融工作中面临的诸多新情况和新问题,更好指导我们发挥标准在金融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基础性、战略性作用,提高金融监管和自律水平,为我国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提供更好的金融服务。

 

 

 

供稿:全国金融标准化技术委员会(SAC/TC 180)